页面载入中...

北京新增15例确诊病例 累计确诊183例

  但应该明确指出的是,新月书店1928年6月初版《白话文学史》勘误表中指出的错误,有多项在后来的各种版本中却未能改过,一直延续。更令人奇怪的是,连台北胡适纪念馆出版的《自校本白话文学史》也是如此,竟也留有多处初版勘误表中已指出的错误。譬如,初版勘误指出“汉朝的民歌”一章中“自从地产生这些活的文学”,“从”误,应为“然”;“他们只直率地说了他们的歌”,“说”误为“唱”;“以李延年的协律都尉”,“的”误,为“为”等等,台北胡适纪念馆《自校本》、大陆的各种版本,包括北京大学、武汉大学等高校本仍然沿袭原错。

  新发现的《白话文学史》重校本

  2017年12月,笔者在安徽绩溪收藏圈得到了一部新月书店1928年6月初版本《白话文学史》签赠本,扉页有胡适毛笔亲书:“送给健行,并谢谢他给我重校此书。适之。十七,九,廿四”。可以说,这对于《白话文学史》研究及胡适研究,无疑是一个重要的新发现。

  经考证,健行即程健行,安徽绩溪仁里人,时任上海亚东图书馆编辑,曾帮助汪协如女士校点《缀白裘》。已故中国出版家协会主席、中国翻译家协会副主席王子野先生1983年8月18日在为汪原放《回忆亚东图书馆》一书所作序言中说:“最后再交代一下本书前的亚东图书馆编辑所同人合影的来历。这张照片是我父亲保留下来的遗物,去年我侄儿回绩溪老家去找来的,照片前排左起第四人程健行就是我的父亲。他是一个旧学很有修养的人,工作认真踏实……可惜他在一九三O年春就去世了,年仅三十五岁。父亲去世后留下寡母和五个孤儿,我居长,才十四岁,最小的弟弟才三岁。不用说,我们家庭里的日子是很不好过的。于是托人将我介绍到亚东去当学徒,这样我就在亚东工作了四年(一九三O年——一九三四年)……书后的亚东图书馆同人名单中的程敷铎就是我的原名,改用今名是一九三八年到延安后开始的,姓王是随母姓”。

  所以,马利肯的演出现场确切的说,不只是一场音乐会,而是一场音乐秀穿插脱口秀的秀场。他的每一首作品都有故事,他都会用充满乐观幽默的口吻娓娓道来。在那些音乐背后的故事里,有他与祖父、父亲、姐姐的亲情,有他给未出世的儿子的心声,有他对巴赫的一往情深,当然也有他带着复杂情绪演奏出来的和平之声。尽管他历经磨难,但是他的人生观乐观积极,即便讲述不幸和悲苦命运的时候,依然风轻云淡甚至包袱不断,现场因为他的幽默与开朗而发出阵阵会心的笑声。

  由湖南交响乐团组织创作的壮丽音乐史诗、荣获湖南省首届文化创新奖的大型交响合唱音乐会《通道转兵组歌》,于2017年12月18日在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辉煌上演。

  今年三月,《通道转兵组歌》在北京音乐厅、中国音乐学院音乐厅演出大获成功,得到了社会各界人士的高度赞誉,这是湖南文化艺术事业上一次里程碑式的演出。本次大型交响合唱音乐会《通道转兵组歌》巡演由中国交响乐发展基金会、湖南省文化厅、湖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、湖南省演艺集团主办,湖南交响乐团承办,湖南省音乐家协会协办,于海、肖鸣担任音乐总监、指挥,金沙作词,孟勇、王和声作曲,湖南交响乐团担任演奏,黄华丽、周楠、曾勇、袁双洋、刘淮保、余迩、仇韬兀、李思宇、杨团花担任独唱、领唱,湖南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天籁合唱团、湖南省歌舞剧院歌剧团、湖南交响乐团九歌合唱团担任合唱,周跃峰、银玉灿担任合唱排练,王峰、郭晖朗诵。

admin
北京新增15例确诊病例 累计确诊183例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