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“完美的罪行” ——读明明的长篇小说《零度诱惑》

  适逢改革开放拉开序幕,一些敏锐的小说家们便在小说艺术上广泛借鉴吸收,使小说创作不时吹来令人耳目一新的清风。最先引人注意的,是王蒙在《深的湖》《高原的风》等中短篇小说中对“意识流”手法运用得出神入化,作品在对人物心理流程的探幽索微中,实现了由主观感受折射客观世相的特殊效能。随后,一些超越传统文学范式的新写法不断刷新,其中比较典型的,如苏童、格非、孙甘露、余华等作家运用“先锋派”手法创作“新历史小说”,阿城、韩少功、郑万隆、李杭育等作家把当下现实生活与人物精神世界中的“文化遗存”当作描写对象的“寻根小说”。他们超越传统写法的文学实验,使以现实主义为底色的小说创作呈现出别样的色调和色彩,现实主义创作愈加开放和丰富。

  相互借鉴为我所用,风格写法不拘一格,在80年代至90年代,成为小说创作的普遍追求,一些实力派作家不断自我更新,逐步形成独特艺术个性。如莫言在中外手法兼收并蓄中,不断凸显的“毛坯式”现实主义风格,贾平凹在古今手法内在化合中形成的“文章体”叙事特点,阿来在民族文化交融杂糅中形成的“非遗性”题旨意蕴等,都是在小说艺术上由多方借鉴来熔铸自我的成功范例。

  2020选举失利后,国民党内掀起一波呼吁改革的声浪,台湾《联合报》17日社论指出,要重整国民党的组织和路线不是一件简单的事,国民党中常会的结构已经相当扭曲,是国民党大脑失调的主因,也是蓝营政策论述因应迟缓的症结所在。

  国民党中常会在场内外的抗议声中,送走了吴敦义,并意外产生了一个外界陌生的代理主席林荣德。原本由吴敦义亲批代理主席的曾铭宗,因缺乏中常委身份,资格不符,最后转任代理秘书长。从混乱的世代对骂场面,到党中央对组织及程序的潦草和无知,不难想象这些年国民党的螺丝已松脱到什么地步。青壮派固然满腔愤慨,但吴敦义走后,要重整国民党的组织和路线仍不是一件简单的事。

  令人纳闷的疑点有三:

  第一,依惯例,党主席败选请辞,理应由副主席暂代。国民党有曾永权、郝龙斌两名副主席,吴敦义为何跳过他们,直接指定政策会执行长曾铭宗代理?

admin
“完美的罪行” ——读明明的长篇小说《零度诱惑》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