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探访问津书院——中国最早的“大学”

  公共服务咨询公司布莱克莱德利(Black Radley)的首席执行官彼得?拉奇福德(Peter Latchford)撰写了该报告,他认为:“社会需要公共博物馆重新发挥其改革催化剂的作用,以期带来新的启发。”报告还补充:“藏品浩如烟海,公共博物馆要生存下去,不能只关注辉煌灿烂的单个藏品,必须突破周围环境,放眼于更广阔的生态圈,并建立一种归属感。”

  彼得?拉奇福德(Peter Latchford)还提到,一些业内人士视藏品于观众之上,他认为“这种观点忽视了一个细节,那就是公共博物馆的定位,即藏品使得博物馆的存在正当合法,但社区赋予了博物馆存在的意义。”

  报告还强调了公共博物馆面临的资金挑战,并称这些挑战比其他博物馆面临的挑战更为严峻。

  出局后,中国足协高层再次准备将工作重点移向青训留洋,可实际上这条中国足球曾经不止一次尝试过的道路,能给中国足球带来惊喜吗?

  这支国奥不具备创造奇迹的条件

admin
探访问津书院——中国最早的“大学”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